国家建设初期,大学和社会中需要的是能马上转化并应用的成果。到了当下这个阶段,当所有可以转化的资源慢慢转化殆尽的时候,薄弱的基础科学就可能成为创新的瓶颈。

在推进“广州-深圳-香港-澳门”科技创新走廊建设的过程中,郭万达建议,可以率先在河套深港科技创新合作区进行管理机制体制的创新,在该区域中实现与科研及辅助相关的人才、资金、设备、技术、信息、数据等的跨境自由流动。此外,对科研人员的通关、科研资金也可以考虑设立绿色通道。